淘氣堡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風華冊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第四章 帝女用計兇手現
    主帥賬內終于響起了唐大副將的咆哮聲。

    士兵們早已見怪不怪了,對于風大將軍與副將軍的相處模式。

    別看風昀這大將軍沒個正形兒的,治軍那是出了名的嚴。風氏家族世代相傳的七星陣更是變幻莫測,百年來無人能破。

    東宮——

    “太子哥哥,三皇兄……他想殺我!”

    殷華煜眉頭狠狠皺了皺。三皇兄!?那個最是憨厚老實,溫潤如玉的三皇兄!?

    殷華月一臉平靜,仿佛是在說著一件與她不想干的事情一樣。確實,她能順利進入這個帝女的身體就說明原來的殷華月已經死了。或許就死于殷華君的某次刺殺。

    他若想要權利,那刺殺帝女也無濟于事啊。若不是權利,又是什么原因讓他能殘忍的去刺殺自己的妹妹。

    她想不通,殷華煜同樣也想不通。

    “殷兒,此事為兄已在全力調查,父皇也派出了暗衛暗中調查。你不必擔心,靜觀其變即可。”

    “靜觀其變?太子哥哥,這可不像你我的作風。”

    “自古以來被動的一方都難以翻覆云雨,何況三皇兄若是沒有萬全之策,怎敢在那種情況下對我動手?”

    “還有先前大大小小的刺殺,你覺得就算父皇有心追查,那追查之人,我們又怎能保證他沒有被收買呢?”

    殷華煜一怔,看向殷華月的目光中有幾分詫異。殷華月也不扭捏,抬眸直視著他。

    眼神凌厲,甚至還有一絲絲冰冷。她是為殷華月那位大殷帝女感到痛心。

    “太子哥哥不要告訴殷兒你心中沒有策劃,身為大殷的太子,以哥哥的聰慧不可能這么坐以待斃。你在顧慮我,對嗎?”

    她仿佛沒有看到太子那驚愕的表情般繼續道

    “呼!太子哥哥不必有所顧慮,我也很想知道,我這位三皇兄為何想要殺我。與其靜觀其變,我們不如來個甕中捉鱉!”

    “殷兒,你……”

    “哥,按你原來的計劃行事就好,不過你先跟我講講,我看看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修改。”

    “噗!”此話一出,殷華煜終于忍不住笑了。

    “你這丫頭啊!”他輕輕敲了敲小丫頭的腦袋,果然還是自家妹妹最可愛了!

    殷華月瞪了他一眼,又忽然像想到什么似的。

    “哎,太子哥哥,這風老將軍怎么把邊將派回來了?”

    “老……老將軍!?”殷華煜一怔,隨后大笑起來。“噗哈哈哈哈!!”

    “哎呀,你別笑,快說啦!”

    “殷兒,藥師說你傷到了腦子很多事情都不記得了,你怎么連皇兄都給忘了?風大將軍,年方十八,哪里老了,嗯?”

    說完,咋們的太子殿下又忍不住大笑起來。

    “哦?”殷華月眉頭狠狠地皺了皺,心想:我怎么知道,我壓根就沒有見過什么大將軍!!

    “從小你與皇兄為禍皇宮一個大魔王,一個小魔女。你居然不記得了,也不知那家伙會怎么想。”

    若是他知道殷兒不記得他了,還言他老了,還不知道那表情得有多豐富呢!

    很熟嗎?十八歲的大將軍?那不老也應該是黑的吧?要么就是大腹便便,滿臉刀疤?!

    咦!殷華月越想越歪,不禁打了個寒顫。

    “想什么呢你!?”

    殷華煜沒好氣地瞅了她一眼。

    ——西境

    大殷西北邊境荒涼,幾近寸草不生。大風一吹,漫天黃沙。仿若天地間只剩下暗黃色。

    幾棵枯樹在風沙中扭動著僵硬的腰肢,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聽著令人直翻雞皮疙瘩。

    風沙之上是一望無際的藍天,天藍得冷寂。不見一朵白云,空闊得讓人覺得頭暈。時不時有幾只大雕在湛空中盤旋,叫聲凄厲,令人害怕。

    而在這一方黃沙中,一排宏大的軍隊營帳顯得格外突兀。這便是無七軍團駐地——西境大營了!

    “朝廷來的書?以往你都不看的,怎么,上次跳湖浸壞腦子了?”

    唐笙歌一進帥帳就看到風昀拿著信紙看,桌旁拆開的箭羽封條是明黃色。

    一般宮中來書為黃條,其余大小事件為白條。圣旨為金色,朝廷急件以及風昀的掉軍令件為紅條。

    一般來說,朝廷也不會有啥急件。所以多數情況紅條都是風昀在用。久而久之,大多數人都只知道這是風大將軍的令件而忘記了朝廷急件也是紅條。

    而一般情況下,對于宮中來書,風昀向來是非圣旨紅條不看的。

    “嗯……殷豆豆說,小丫頭傷到腦子了,把我給忘了。”

    風昀一邊說,好看的眉毛朝一邊挑起,整個人透著一股說不出的邪氣。

    “殷豆豆……人家唐唐太子殿下,你都把人家說成什么了?”唐笙歌嘴角抽了抽。

    “來來來,你看看,還好意思說我呢。”

    風昀朝他招招手,他狐疑了一下,看向信紙。

    信紙是上好的絹帛所制,還有點點金粉,奢華大氣又漂亮。

    只是,紙上開頭那幾個大字格外顯眼。

    ……風肥肥

    “噗!哈哈哈哈!!!風肥肥!你!?哈哈哈哈!!!”

    “唐青蟲!你再笑!再笑一個試試!老子打死你!!!”

    “哈哈哈哈……”

    嗯……這次是大將軍在咆哮了……帥帳外巡邏的士兵不由得朝主帥帳瞥了一眼

    “咳!停停停……我不笑了,真的,風大將軍您繞了我吧!”

    說是這樣說,但他還是憋著腮幫子想笑。

    “凌云……你要是真的不放心,就回去看看吧?”唐笙歌突然平靜下來,一臉認真地看著風昀

    “回去?暫時還不行。”風瞇了瞇好看的眸子,抿著嘴唇。

    “這都平靜一年了,那老南蠻王不可能有精力再打了。”

    “那老東西到是安靜了,可他那些崽可不一定安分,特別是那個什么蟲的”

    “什么蟲?你是南蠻世子啊部狁崇”

    是嗎?風昀掏了掏耳朵,他從來不記手下敗將名字!

    見他不說話,唐笙歌嘆了口氣道“大將軍,你這又是何必呢?”

    “就算你一直待在帝都,也必然是身份尊貴的小公爺,又何必非要來這邊疆吃沙子?”

    “那你又是為什么呢,青煦?守衛這大殷江山,我心甘情愿!”

    說這話時,風昀是少有的認真。唐笙歌怔了怔,隨后也淡然的笑了“跟著你打仗,我也心甘情愿!”

    歷史上有多少人因手握重權,要么擁兵自重,要么被君王以各種理由打壓處斬。

    唯有風氏一族,世世代代手握兵權,百年如一日,從未有過二心之人。

    有的人自私自利,錯失本心。有些人卻能以一種隨時犧牲自我的決心保護愛自己和自己所愛的人,不失初衷。

    而風昀便屬于后者。

    帝都——

    “殿下,我們這樣偷跑出來真的沒問題嗎?”

    “放心吧”

    人來人往的街道格外熱鬧,絲毫不遜于現代大都市的繁華。殷華月與燈荇在一個賣團扇的小攤前悄悄交談著。

    兩人一襲清爽的男裝,殷華月本就生得好看,穿上男裝顯然一翩翩公子。就是那種傳說中迷死萬千少女的類型。

    燈荇平日都穿著宮女服飾不做過多打扮今天這么一看,雖不如殷華月般驚才艷艷,卻也是個清麗佳人。

    “燈荇,別叫我殿下,叫公子。”

    “是,殿……公子!那公子,我們去哪里?”

    “醉煙樓。”

    “醉……醉煙樓!!!”那可是花樓啊,京城最有名的花樓!

    賣扇的小販看了眼前兩位面容俊俏的“公子”,不由得撇了撇嘴。這年頭的富家公子哥兒們吶,不學無術啊!

    醉煙樓前,攬客的姑娘們細聲細語的吆喝著。殷華月抬頭,望了望門口大氣奢華的牌匾。

    紅底金字,寫著三個大字:醉煙樓!

    她勾了勾唇,抬腳就往里走。

    “誒!?公子!!!”燈荇急急地跟上去了。

    “喲!二位爺是頭一回來吧?!”殷華月和燈荇一進入,老鴇就迎了出來。

    老鴇聲音膩得有些讓人惡心,臉上撲著厚厚的脂粉。她一見殷華月二人,看那衣著便知不是普通人。

    “花娘,這煙煙姑娘……”

    殷華月笑瞇瞇地說著,沒把話說完。但花娘當了這么多年老鴇,當然明白她什么意思。

    這煙煙,自然就是醉煙樓的頭牌了。

    花娘面露難色道“公子啊,您也是知道的,這煙煙姑娘啊不輕易見客的。”

    “是不輕易,還是不方便?”

    殷華月依舊笑吟吟的,不過聲音冷了幾分。花娘一聽,哎呦!不得了了,惹惱這位爺了,這些個達官貴人她可惹不起。

    “這……公子啊,我實話跟你說吧,這上面有一位貴客……您……得罪不起的,哎!”

    “哦?”殷華月挑眉,隨即故作不屑的道:

    “我到要看看是哪位貴客,來頭比小爺我還大!?”

    “哎呦!公子,使不得!使不得啊!”

    花娘一邊追著氣勢洶洶上樓的殷華月,一邊急急地喊著。可她一煙花之地的老鴇,怎么拉的住殷華月,更何況還有功夫了得的燈荇?

    “屈年,怎么回事?!”

    聽著外面的呼聲,屋內之人皺了皺眉。

    “公子,一個不怕死的罷了。”屈年一身黑衫,整個人看起來陰鷙狠毒。

    “解決掉!”

    “是。”

    見屈年出來,殷華月的美眸瞇了瞇。這個人她見過,再她被殷華君撞的那天,這好像是殷華君的近侍。

    呵……還真是我那老實溫厚的三皇兄,這么些年的偽裝,也委屈他了。

    見殷華月沒在上樓,花娘立馬松了口氣,連忙迎上去。

    “哎呦,公子啊這醉煙樓要什么樣的姑娘沒有啊,您看……?”

    “說的也是”殷華月笑著下了樓,老鴇趕忙招呼姑娘們過來。
w66利来官网登录 - w66利来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