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風華冊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第十四章 被封郡主
    天無心假裝哆嗦了一下,想不到,這南蠻世子到也挺有英雄氣節的,最起碼不是個會在背后使陰招的小人。大將軍啊大將軍,這回你真的遇到對手了。

    “來人!把親王帶回去,沒有我的命令,不許放出來!”

    “是!”

    “哎,世子殿下息怒。”待阿部垠熾被帶走后,一個穿著奇怪的白胡子老頭掀開門進來。

    他聲音沙啞,聽著,竟有8些毛骨悚然之感。

    南蠻人居無定所,房子有點兒像未來的蒙古包,又不全是。只是大概樣子相似。

    “祭司大人……您怎么來了?”

    祭司,乃是南蠻最高官職,是整個南蠻部族最具智慧之人。

    “世子殿下……這熾親王也是想為您分憂,早日拿下大殷啊!”

    “哼!分憂!?他不來給我添堵就不錯了!他居然干出這種事!修羅是我的對手,我阿部狁崇尊重他!絕對不要這種勝之不武的勝利!”

    “世子殿下說的是,有您,是我們南蠻的福澤!”

    皇宮三皇子(惜緣殿)

    “三皇子殿下,七兒死了。”

    是屈年,他輕輕關上了殿門,對殷華君單膝下跪道。

    “拿些錢,給她的家人,讓他們帶著這些錢,到大周去吧!”

    殷華君揉了揉眉心,似是極累。也是,剛剛才被殷帝訓斥完,不心累才奇怪呢。

    “是!屬下明白。”

    “行了,下去吧,本殿累了。”殷華君背過身去,不再看他。

    屈年輕輕關上了門,退出了房間。

    “殷殷,那丫頭怎么樣了?”

    那天殷華月急急忙忙走后,皇后周箮彤也跟了上來,生怕她出什么事。

    “勞母后掛心了,小簡她沒事兒,休息休息就好了。”

    “聽槿容說,那孩子是你的舊友?”

    “是!小簡是我的好朋友。”

    周箮彤頓了頓,似乎想說什么,但又不好開口。

    “母后想說什么但說無妨。”

    “殷殷啊,那孩子雖是你的朋友,但在這皇宮之中她畢竟只是一個丫鬟。你……對她優于常人,難免會造成其他人對她的嫉妒。”

    殷華月扶著下巴,似乎覺得皇后說的有道理。

    “那母后,你說,要是讓父皇認個干女兒,他會不會愿意?”

    周箮彤戳了戳殷華月的小腦袋道:“只要是你說的,你父皇會不答應嗎?”

    “殷兒明白了!謝謝母后!”

    說著,她腦袋往周箮彤那兒湊去,蹭得皇后咯咯直笑。

    里間的蘇簡表情痛苦,額頭冒著冷汗,似乎是在做噩夢。

    “哼!蘇簡,一個被賣家進來的宮女罷了,你囂張什么?”

    說著,一桶水劈頭蓋臉地砸下來。那是寒冬臘月的冷冬,蘇簡被凍得直發抖。

    這宮女之間的競爭欺凌,絲毫不比妃子爭寵差!

    蘇簡來著22世紀,雖沒什么背景,但她聰明啊。大嬤嬤很是喜歡她,連新選的男侍從也對她刮目相看,自然就有人見不慣了。

    于是,她們連起手來欺負蘇簡。讓她洗最臟的衣服,干最累的活兒,弄壞她的東西,還時不時對她出言侮辱!

    她當然試過還手,可是……她只有一個人!

    那群宮女的大姐頭叫魯毓,是個落魄小姐,雖落魄為宮女,但大小姐脾氣可不小。動不動就對蘇簡動手動腳,目標是勾引某位皇子!

    好不容易到了分配宮女的時候,個個都強破了頭想擠進到這三個地方:一是殷帝宮中,說不定能一躍枝頭變鳳凰。

    二是太子殿下的無極殿,妄想這爬上殷華煜的床。

    三便是天齊公主的風華殿,這公主殿下極其護短,對宮人極好。又有權有勢。

    可最后這魯毓卻沒有被分到任何殿中,依舊是個雜役宮女。

    而蘇簡一眼便被槿容相中,被分到了風華殿。

    從蘇簡被分到風華殿,認了殷華月之后,那些悲慘生活才算結束。

    這些事情她從來不曾對殷華月說過,蘇簡就是這樣,平時看起來大大咧咧,沒心沒肺的。但心里極其重視朋友,她不想殷華月因為她,落得個肆意妄為的壞名聲。

    “喲!蘇簡,別以為去了風華殿你就能翻身!本小姐告訴你,你!永遠是個卑賤的奴隸!”

    就在走的那天晚上那魯毓還來找茬兒,一腳就將蘇簡踹倒在地。

    那些宮女又圍了上來……

    “嗚哇!”蘇簡猛的睜開眼睛,望著天花板,奢華,大氣。

    這里是風華殿,不是宮女房,這里有小月兒,沒有魯毓!

    “小簡!怎么了嗎?!”殷華月聽到動靜,急忙進來。

    “小月兒~”哪知蘇簡一把就抱住了她。

    小月兒,有你,真好!她幸福的笑著,笑著笑著眼淚就流了出來。

    “哎,小簡,你怎么來了?別哭啊……”

    “我……我這叫喜極而泣!”蘇簡吸吸鼻子,笑看著殷華月。

    殷華月陪皇后用了膳安頓好蘇簡后,就以一百五十碼每秒的速度沖向御書房。

    “父皇!”

    “殷兒?怎么啦?”

    自家寶貝女兒來看自己,殷帝心里別提多高興了。

    “父皇,跟您商量個事兒唄!”

    “嗯?朕的小公主又想要什么了?”

    殷帝笑著摸摸小丫頭的腦袋,頭發軟得不得了。

    “認干女兒?”殷帝愣了一下。

    “嗯嗯!怎么樣?好不好嘛父皇?”

    “可以嗎?可以嗎?”殷華月在殷帝身邊竄上竄下,逮著機會就撒嬌。殷帝哪里受得了自家小公主的撒嬌大法,當即就點了點頭。

    “不過,一下子封個公主太突然了,不如……”

    “不如什么?”

    “你二皇叔一直無所出,卻一直想要個孩子,不如就讓你的那位朋友過繼到你二皇叔那兒,朕再封她個郡主可好?”

    郡主?總比丫鬟好吧?

    “嗯嗯,當然可以啦~”殷華月像搗蒜泥一樣點點頭。

    那小模樣,殷帝心都要化了……

    這個二皇叔是殷帝的二哥殷胥整整比殷帝大了七歲,對殷帝來說,這位皇兄亦兄亦師亦友。

    其人深通治國理政,早些年殷帝尚且年幼,都是這位兄長一邊把持朝政,一邊教他治國之法的。

    “朕先問問皇兄的意見,再擬圣旨,擇個良辰吉日進行冊封儀式。你也帶她到胥王府看看,可好呀?”

    “好!當然好啦!一切聽父皇的!”

    “真的嗎?!郡主!?啊!!!我蘇簡終于要脫胎換骨啦哈哈哈!!!”

    殷華月才一將消息告訴她,整個風華殿就都是蘇簡的聲音了。

    “……”

    “啊!!!小月兒愛死你了~來親一個,木嘛~”

    “去你的!親什么親!”

    殷華月沒好氣地推開蘇簡。蘇簡卻不依不饒地按上來。

    “喂喂喂!蘇簡,形象!注意形象!”

    “我都這樣了還要什么形象,來嘛~給爺香一個!”

    “操……滾犢子!”

    整個內殿都是兩人打打鬧鬧的聲音。

    真好啊!燈荇坐在門外,笑得挺開心。

    “怎么?你心里沒有不平衡嗎?”

    是風無言,這冷面公子難得從房頂上下來說句話,大概……是覺得屋內太吵了吧?

    “無言公子?不平衡?沒有啊,為什么會不平衡呢?”

    “同樣是小殿下的貼身丫鬟,蘇簡可以被封郡主,而你卻還是丫鬟,不覺得不公平嗎?”

    “噗嗤!”風無言眉頭一挑,他就是在陳述事實,怎么這丫頭還笑得出來呢?

    “當然不會啦!小簡是公主的舊友,被封郡主一是對小簡的保護,二是有利于堵住悠悠之口”

    “而我……能跟著公主,我已經很滿足了。”

    燈荇笑得很真切,那抹干凈明媚仿佛一道光,深深刺了一下風無言黝黑的雙眼。

    “是這樣嗎?”風無言似在問燈荇,又像是在問自己……

    翌日——

    “踏踏踏——”

    華貴的馬車穿梭在繁華熱鬧的街道上。

    馬車內

    “噗嗤!”

    殷華月好笑的看著緊張得坐姿像個小學生的蘇簡,不由得笑出聲來。

    “哎呀,小月兒,你別笑!我都快緊張死了。”

    “緊張什么呀,小簡。反正在這個世界,你也總得有個家,還要是那種有權有勢的,一直待在風華殿也不是個事兒。到時候,你嫁人選擇的范圍才會更大。”

    “話是這么說沒錯,可……我就是緊張啊!!!”

    也是,想想自己剛剛醒來時也挺緊張的,還怕一個不小心就掉了腦袋。

    “對了,小月兒,你……沒有原主的記憶?”

    “嗯!我也是要氣死了,穿越小說都是騙人的啊!!”

    “那……你又沒見過胥王爺,怎么找?”

    殷華月白了自家小姐妹一眼

    “直接讓丫鬟侍衛帶著去找不就行了?”

    “哦!對!小月兒你好聰明哦~”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

    “咦~某人尾巴翹到天上去了!”

    “你再說!”

    “哈哈哈!!!”

    “王爺,殷兒要一會兒才到呢,你先進去歇會兒吧。”

    得知殷華月要帶蘇簡來王府,胥王早早就在王府門口侯著了。

    說話的是胥王妃,又是一個雍容華貴的美婦人。

    “我再等等吧。”胥王爺沒有孩子,從小就是把殷華月這個侄女寵上天的那種寵。

    根本就是把她當親閨女養了,當初殷帝和胥王第一次吵架還是因為爭論殷華月更喜歡誰的問題。現在想想真是叫人哭笑不得,兩個大老爺們兒。

    這不,前天聽殷帝說,小公主給自己找了個閨女,他別提有多高興了。

    胥王妃無奈地搖了搖頭,其實她也是萬分期待的。

    “殿下,到胥王府了。”車外傳來小廝的聲音。

    “知道了,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為殿下服務,是小人至高無上的榮耀!”

    殷華月真是哭笑不得。“小簡?下車了!”
w66利来官网登录 - w66利来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