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風華冊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第十六章 初見冷郡主
    嗯?

    殷華月才挽著蘇簡入府,就聽到背后咬牙切齒的聲音響起。聽著像極了對她有什么血海深仇。

    來人一襲張揚的橘色長裙,頭發高高豎起,頭飾少的可憐。

    額頭前的碎發一絲不茍地束起來。鵝蛋小臉有點偏麥色,但還是非常漂亮,眉宇間英氣盡現。

    她一上來就給了殷華月一個熊抱。力氣大得殷華月差點兒被她按倒在地。

    ???這……誰!?

    看著殷華月滿臉疑惑,女子好看的臉瞬間皺了起來。

    “啊!你果然忘記我了,你怎么能這樣!!!啊!”

    這大嗓門和蘇簡有得一拼。

    “等……等等等!!!”殷華月盡力掰開這剽悍小姑娘的手。

    “殿下,這是唐丞相家的唐盈小姐,唐副將的妹妹。是和您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啊!您怎么這個也忘了?”

    燈荇在一旁小聲提醒道。

    啊!?殷華月無奈地扶了扶額頭。我的天,我怎么知道!?

    “唐盈?”

    唐盈,乃當今丞相的小女兒。唐笙歌的親妹妹,從小與殷華月一起為禍京城。唐盈其人性格灑脫開朗,活脫脫就一假小子。

    穿著各方面都偏向男子,從小習武,也算武功高強了,整個人氣場英武雄壯。以至于風昀經常懷疑這兄妹倆是不是性別搞錯了!?

    “啊!小殷殷!干嘛叫那么生疏!?”

    燈荇……殷華月求救的目光看向燈荇。

    “盈盈……”燈荇小聲用口型對她道。

    “盈盈!放開!”殷華月憋著吼了一聲。

    “嘻嘻,小殷殷,這就是小郡主呀?”唐盈笑吟吟地探頭看著蘇簡。對她行了一個標準的俠士禮

    “你好啊,我叫唐盈。”

    “你好,我叫蘇簡。”蘇簡下意識地對唐盈伸出手。但一下子感覺哪里不對勁,古人應該不握手吧?

    她剛想把手伸回來,但唐盈已經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你好你好!”

    “智障!”殷華月看著兩個人的沙雕操作,不由得翻了個白眼。

    “小月兒!”“小殷殷!”兩人齊齊跺腳。

    “略略略!”殷華月對兩人做了個鬼臉,就跑了。

    兩個人立馬追了上去……

    彭!

    沒錯!殷華月又撞到人了,蘇簡和唐盈沒料到她會突然停下來,四個人齊齊倒在地上。

    “嘶——”

    “對不起對不起,不好意思,你沒事兒吧?”

    殷華月站起來馬上扶起被撞倒之人。

    “沒事兒,謝謝。”那女子一襲淡色長裙,頭飾發髻簡單華美,妝容素雅漂亮。整個人看起來清新脫俗,似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一般。

    那女子頓了一會兒才看到扶她之人是殷華月。

    “臣女冷晴天參見公主殿下。”她的聲音清清涼涼很是好聽。

    冷……晴天?

    “殿下,這位是冷袁老將軍的女兒,冷郡主。”

    又是燈荇附在殷華月耳邊提醒她。

    冷晴天,本為無七軍團七將軍之一的冷袁將軍的獨女。從小與風昀一起在西境學習兵法,算是青梅竹馬了。奈何老將軍戰死沙場,只留下冷晴天一人。

    殷帝憐惜她,封她為郡主,賜郡主府。從小跟著皇親國戚們在帝國書院學習。直到三年前,風昀出征時,她移居容城。一直未曾回京。

    “冷郡主不必多禮,是本宮唐突了。”

    殷華月笑瞇瞇地扶起她。狠狠瞪了后面兩個罪魁禍首一眼。兩人居然對她做了個鬼臉,她一腳踢向兩個人。

    “哈哈哈!小月兒,你形象不要啦?”

    “滾犢子!”

    看著她們打打鬧鬧,冷晴天不由得笑了笑,多久沒這么熱鬧了。

    “郡主……”是玉兒。冷晴天對她溫柔地笑了笑。

    “郡主,我們進去吧。”

    “好。”她笑了笑,隨即對殷華月道:“殿下,臣女先行告退。”

    “好!郡主先去吧!”殷華月依舊是笑瞇瞇地回答她。

    “啊!小殷殷!你怎么這樣!?”

    “就是就是,對人家那么溫柔,我們還是不是朋友了!?”

    兩個人嚎啕起來。

    “我操……你們兩個給我滾!”殷華月一邊追著她們打,一邊咆哮。

    三個人追追打打朝胥王妃為蘇簡準備的房間走去。

    “皇兄,弟弟敬你一杯!”殷帝抬起晶瑩剔透的玉杯,舉杯祝賀胥王。

    “哈哈哈!好,來!”胥王也不扭捏,端起杯子與殷帝碰了一下就仰頭將酒一飲而盡。

    這兩兄弟拋開身份皇權,舉杯痛飲。一瞬間,還真與一對尋常兄弟沒什么不同。

    “皇兄,宴席快開始了,少喝點兒。”

    “哈哈哈,我……高興!我也有女兒了!哈哈哈”

    胥王臉頰有些泛紅,整個人看起來醉醺醺的,似是有的兒醉了。

    “小陰子,上醒酒湯。”

    “是!”陰公公立馬吩咐下面的侍從去取。

    “皇兄,我們馬上就要出去了,你可不能醉。不然,簡兒得有多失望?”

    吉時一到,蘇簡盛裝出席。她一襲金色長裙,裙邊金絲繡線,紅色流蘇垂落。

    發髻挽起一半,金釵束發。隨著她走動,紅色步搖輕輕晃動。

    金色,象征皇權貴胄。紅色,象征殷人國之本色。

    蘇簡這一身裝備,象征她正式成為皇室正統一員。

    “這樂陽郡主可真是天人之資啊”

    “就是就是。”

    “咋們這大殷總算又出一位郡主了,以前啊就只有冷郡主。”

    “哎,李夫人,您家兒子貴庚啊?恐怕沒機會了。”

    “胡說!趕明兒我就來提親。”

    聽著一旁的貴婦人們竊竊私語,殷華月不禁失笑。小簡的桃花啊,開了!

    這大殷什么都好,就是有些禮節太過繁瑣。這不,現在這認親禮就把蘇簡折騰到想哭。

    拖著厚重的華服,又要跪拜,又要行禮,又要敬酒……

    所有的儀式過去后,就算認親完成了,最后便只剩下唱禮了。

    胥王府的嬤嬤拿出一張華貴紅色的布帛。

    “唐丞相府,玉如意一柄。唐盈小姐另贈武鞭一條!”

    鞭子……!?殷華月嘴角幾不可見的抽了抽。

    “江尚書府,金絲布帛一匹,璃首金釵一套!”

    “冷郡主,玄冥字畫一套!”

    “玄冥字畫!?”

    “這冷郡主可真是舍得!”

    “就是啊,世人皆知冷郡主所藏字畫無數,價值連城!”

    聽到這,下面又免不了一陣談論聲。冷晴天也只是溫柔一笑,并不多言。

    這唱禮單極長,聽得人昏昏欲睡。

    忽然,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

    “哎,聽說這天齊公主和樂陽郡主是舊友,也不知這公主殿下送了什么,現在都還沒有念到。”

    “對啊,怎么沒有天齊殿下呢?”

    殷華月眉頭微微一皺,抬頭看了眼聲音發出的方向。

    魯清清!?可真是冤家路窄。她又看了一眼魯清清旁邊的人,吏部尚書魯大人?

    魯清清一進來就看到胥王義女居然是老熟人蘇簡,心里當然不平衡。羨慕、嫉妒、恨一瞬間爆發出來。

    她大概沒有認出殷華月,變化著實有些大。就連蘇簡一眼都沒能認出來,更好看她魯清清!

    魯清清與蘇簡也不能說多敵對,一方面也因為蘇簡會做人。另一方面,與她有主要矛盾對著干的還是殷華月!

    “呵……”殷華月冷笑了一聲,冷眼朝魯尚書一家的席位看了一眼。

    剛抬頭的魯尚書恰巧看到了天齊殿下那意味深長的目光,不由得一怔。馬上回頭道:“清兒!閉嘴!”

    “父親!我……”

    “閉嘴!”魯大人是真的努了,惹毛了天齊殿下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魯清清不情愿地閉嘴,但目光憤憤不平地看向蘇簡。

    蘇簡!憑什么!!!

    “天齊殿下,小金庫一座!”

    嘩——

    “小金庫!?”眾所周知,天齊公主有兩座小金庫,富可敵國。

    她和蘇簡在一起這么長時間,當然知道自己的好朋友喜歡什么,需要什么。逛街嘛,不就是需要買買買,需要錢嘛。

    “嗚嗚嗚~小月兒,你真好,果然還是你最懂我啦~”

    蘇簡又拖著厚重的華服又沖向殷華月,殷華月一驚,馬上避開,她可不想再倒一次了。

    “小月兒!”蘇簡委屈巴巴地看著她。

    “滾犢子!”殷華月翻了個白眼。

    “哈哈哈!”唐盈的大嗓門又爆發了。

    “你們看,天齊殿下、樂陽郡主、唐小姐她們可真是有愛”

    “就是說啊。”

    聽著這些聲音,魯清清氣極了,握著手帕的指節泛白。骨骼咔咔作響。

    她篤篤篤地朝三人走去。

    “蘇簡!你……你就是個小偷!”魯清清站定,直指著蘇簡就吼道。

    啪!

    清脆的掌聲讓整個會場安靜下來,魯清清也一愣。左臉的掌印殷紅可見,自己……居然被扇耳光了!?

    殷華月面無表情,手還揚在半空中沒有放下。

    嘩——

    下面又是一片嘩然,但沒人敢大聲說話。

    最著急的莫過于魯尚書一家,魯尚書恨鐵不成鋼地瞪著魯清清!

    魯清清轉過頭來,惡狠狠地盯著殷華月。

    “放肆!”話是燈荇吼的。

    啪!

    又一耳光扇向魯清清的右臉!

    “魯小姐……是吧?”

    殷華月輕飄飄地吐出這么一句話,看似漫不經心,卻透著絲絲的寒意。

    她用手帕擦了擦白皙的手掌,然后扔掉昂貴的布帛,似是摸了什么臟東西一般。

    看到殷華月這些行為,魯尚書臉色大駭。感到駭然的又何止魯尚書,那些在會場內的王公貴女們都不禁感嘆這魯小姐太不知天高地厚。

    這天齊公主,世人都道傾國傾城,一笑奪魂。但脾氣是出了名的壞,野蠻霸道,蠻橫不講理。

    事已,對于這位天齊公主,九州之人雖多有愛慕但并不敢得罪她。
w66利来官网登录 - w66利来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