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風華冊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皇后壽辰引真兇(中)
    風昀故作神秘的清了清嗓子,慢悠悠的道:“殷殷,你可知那日救你之人是誰?”

    “這我怎么知道,他連真名都沒有告訴我。 ”

    殷華月無奈的攤手,表示她也不知道。

    “他就是南蠻大王子,南蠻世子阿部狁崇。”

    狁崇?阿部狁崇?!殷華月美眸瞪得像銅鈴一樣大,沒想到那人居然就是那位南蠻世子。

    “據我所知,這阿部狁崇行事倒是光明磊落。但今日殷華君的人去找他了,所以我們還是得防著他些。”

    風昀說完,看了沒反應的眾人一眼。“懂?”

    “廢話。”殷華月白了他一眼。

    殷華煜:“我們不知殷華君意欲何為,所以今日必須萬事小心。入宮之人也要嚴加勘察。”

    幾個人聚在一起,討論了一會兒便散開,各回各家了。

    當晚——

    熾熱的太陽總算慢吞吞的朝地平線下爬去。京中漸漸燃起燈火,皇后大壽,今夜京城不宵禁,可徹夜玩游。

    隨著出游人數的曾多,燈火愈加通明。人聲鼎沸,雜耍的,叫賣的,各種各樣的聲音絡繹不絕。竟與節日一般熱鬧,路上不見平時像陰差一樣的衛軍,百姓們敞開了玩鬧。

    宮門前,達官貴人們的馬車已停了長長的兩排。夫人貴女們互相寒噓,大臣官員們互禮互問。

    還有些來著的,是較遠的城池過來的。

    “哎呀,李夫人,您來了?”一位身著綠色華服的貴婦一下馬車,另一位著金色華服的夫人就迎上去。

    “唐夫人,怎么不見您家盈兒啊?”

    這著金色華服的貴婦,便是唐盈的母親,唐丞相府的夫人本名姓陳名洛。而這綠衣的,則是容城的城主夫人,姓劉名瑗。這兩位,從小情同姐妹,感情深厚。

    “喲!這孩子,早早就陪公主殿下去準備晚宴了。”

    “哎,阿洛,我看你們家盈兒與這天齊殿下關系如此之好,以后必定不平凡吶。”

    “你胡說什么呢?你家那兒子不也與太子殿下關系親厚嗎?”

    “咯咯咯。”兩位夫人有說有笑的進了宮門。

    “魯尚書。”

    “姜尚書。”

    兩人互相行了李,然后各自的夫人與兒女也下了馬車。

    “魯兄,這位是?以前沒見你帶出來過啊!”

    姜尚書指著魯尚書背后的女子問道。女子一襲碧衣,妝容精致。看上去楚楚動人,無比柔弱惹人憐愛。

    “啊,這是我的二女兒,清雪。”魯尚書笑著回答,隨即示意魯清雪上前行禮。

    “清雪見過姜大人。”

    “哈哈哈,好啊!魯兄,沒想到你這二女兒也出落得如此動人吶。”

    因為上次魯清清出了那樣的事情,他也沒臉再帶她出席什么宴會了。這二女兒雖然是個庶出的,但也算有幾分姿色,就帶著她來了。

    像這種宮中集會,一方面是為了慶賀。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讓這些個公子貴女們多多走動。特別是這些大臣家的女兒,若是被哪位皇子看上了,那就是一躍枝頭變鳳凰啊!

    這宴廳并不在室內,而是露天大臺。坐北朝南的方向是殷帝殷后的小桌,然后皇后對應之下的是各位娘娘的桌位,帝王對下的是皇子公主的桌位。

    桌子是尋常的八仙桌,但桌子中央放著大大小小不同的奇怪的鍋。像帝后兩個人的鍋就小一點,畢竟只有兩個人,其他的又要大一點。

    這些桌子按照半圓形團團圍成圈,鍋中的濃湯沸騰。木桌上擺放著許多盤子,都是事先準備好的生食。

    而桌邊的每一條過道旁都有擺放食物糕點和水果的地方,就像現代的自助火鍋一樣。

    距離這些桌旁大約十來米處是一個圓形大臺,臺比人坐的地方稍高,以便所有人都能看到。

    會場擺了千盞琉璃盞,明星熒熒,亮如白晝。

    “厲害呀,小月兒。不過,這里又沒有煤氣罐,你是怎么讓這些鍋里的水一直沸騰的啊?”

    蘇簡看看這排場,拍手稱絕,一個勁兒的拍馬屁 。

    “對呀,對呀,我也好奇。”唐盈簡直覺得神奇極了,她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東西,還帶一直沸騰的呢。

    殷華月笑了笑道:“這個簡單呀,你們看,桌下有一個燒火的地方對吧?為了不讓火燒起來,煙熏到那些達官貴人。

    我事先讓他們把桌擺好后先用松柴引火,火著起來后把煤炭埋在上面,然后澆上松油。最上面再覆一層松柴與松油,這樣等人差不多到齊時最上面的松柴就燒光了。

    就只剩下煤炭與最下面的松柴了,這煤炭呢不著起來,只是成火熱腥紅的熱炭。這樣,既不會有煙熏出來,也不至于火力過猛。

    還能保持鍋中的水沸騰,最后,等大家差不多吃飽時,火也早就熄滅了。”

    “哇,小殷殷你好聰明啊!我以前怎么沒發現呢?!”

    唐盈一臉發現寶藏的表情,接著就是一個熊抱。

    “咳咳咳,小簡……救命啊!”

    “哈哈哈。”

    “殷兒。”

    “太子哥哥,凌云。”

    幾個人坐在最高位的角落里看著下面漸漸多起來的人,相視一笑。

    “咦,這是怎么回事兒啊?”

    “對啊,桌上這些……以前沒聽說過有這種吃法呀!”

    “阿洛,盈兒她們這是……?”李夫人也指著桌子一臉疑惑。

    “哎,真是奇怪了。”

    殷華月聽著下面疑惑的聲音,笑了笑。“燈荇。”

    “是。”

    燈荇對著自家公主笑了笑,隨后走上高臺,拍了拍手。

    果然,所有人都被燈荇這一動作吸引了目光。

    “是燈荇姑娘。”

    “燈荇姑娘,這是怎么回事兒啊?”

    “對啊,殿下這是做什么呢?”

    燈荇清了清嗓子道:“各位大人夫人小姐公子,大家不必著急。這是我家公主從教皇國學來的吃法,大家把生肉生菜放進鍋里就可以。

    考慮到不是所有人都喜歡吃辣,所有,我家殿下把國分成了兩半。大家一桌八人,自行選擇同桌之人便好。”

    燈荇笑瞇瞇說完便回到了殷華月身邊。這時,眾人才恍然大悟。

    “這公主殿下真是聰明啊!”

    “對啊,還如此替咱們著想。”

    “就是就是,我老吳活了大半輩子還沒見過這種吃法呢!”

    “哈哈哈哈,真想試試。”

    “各位請就坐。”殷華月等人緩緩向眾人走來。

    “吾等謝過公主殿下!”

    看著他們行禮,殷華月淡淡的笑了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道:“諸位不必多禮,就坐。”

    殷華月,唐盈,蘇簡,燈荇,風昀,殷華煜,風無言,水無落八人圍了一桌位居帝坐最下方的木桌。

    下方的世家小姐無一不投去羨慕的目光,若是她們也得公主青睞,進入公主天團……那該多好。

    殷華月以及與她最為親近的世家小姐人稱公主天團,說白了就是包括蘇簡,唐盈在內殷華月小團伙。

    很多世家小姐自小就想與殷華月搞好關系,奈何這天齊公主小的時候脾氣古怪,刁蠻任性。

    誰也不親近,還時常欺負她們。那時候唯有唐盈這個假小子入了天齊公主的法眼。

    后來又莫名其妙多出來一個樂陽郡主,看看,人家丫鬟門客都能與皇子公主同桌。可見,這一旦能入了這個公主天團,那就是未來無限可能啊!

    “陛下駕到!皇后娘娘駕到!”

    小陰子尖尖的嗓音從很遠的地方響起,皇子公主,眾位大臣及家眷紛紛從座位上站起來,走到通道兩邊。

    “臣/臣婦/臣女/臣妾/兒臣恭迎陛下娘娘圣駕。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好好好,好啊,眾位愛卿平身吧!”殷帝似是極高興,親切的牽著皇后的纖纖玉指走向高位落坐。

    這可真是羨煞旁人啊,大家紛紛贊美帝后恩愛。可總有人看不慣,只見那蕓妃暗中死死的握住手帕。周箮彤,賤人!

    她目光如蛇蝎的盯著皇后,周箮彤似是有所察覺,看向她時,她已迅速收了那惡毒的目光。剩下的,只有溫馴謙和。

    “殷兒,用心了。朕,重重有賞。”

    殷帝贊賞的看著自家寶貝公主,眨了眨眼睛。

    “兒臣謝過父皇,賞賜嘛,先留著吧,我想到又告訴您我要什么。”

    “好好好,都聽你的啊!”殷帝一臉寵溺的望著她,不知道又引來多少人的羨慕。

    樂聲起,宴會始。編鐘輕響,聲音清脆。橫笛飛揚,動人心魂。琴音裊裊,惹人投目。

    大圓臺上,是一群身著粉裙的舞女。她們如輕盈的蝴蝶般翩翩起舞,迎風而動。甚是美麗。

    接著,是其他國家送來的賀壽舞。異域風情,獨領風騷。

    臺下一片熱火朝天,眾人一邊吃,一邊飲酒作詩。唱禮的聲音也沒有停歇過。

    這其后,就是各家千金的才藝展示了。大家都想借此機會一鳴驚人,或是尋個如意郎君。

    這某人自然也一樣,只見尚書府的魯清雪剛要動,就被人搶了先。

    “丞相府唐盈,祝皇后娘娘儀態萬方,姿容依舊。”唐盈對高位上的兩個人一抱拳行禮,就飛身走向圓臺。

    唐夫人驚訝的看了自己女兒一眼,那賀壽話當然不是她自己想的,而是殷華月告訴她的。一開始,她居然打算祝個生辰快樂。

    活生生把殷華月氣笑了,唐盈不會什么琴棋書畫,就愛舞刀弄槍。所以,她跳的是劍舞。

    劍風飛揚,干練遒勁,猶如正與高手廝殺的武者,令人不禁瞠目結舌。

    一舞畢,她得意的看了眼殷華月,卻瞥到殷華煜正在盯著她看。她不由得臉一紅,迅速移開目光。

    “好,唐小姐舞姿清奇,賞!”
w66利来官网登录 - w66利来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