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風華冊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 皇后壽辰引真兇(下)
    “謝皇上。”唐盈下來后,魯清雪就嗖地一下快步上前。那些世家小姐不由得嘆了口氣,憤憤地看著她。

    仿佛是被她搶了風頭似的。

    “尚書府魯清雪拜見皇上,皇后娘娘。清雪斗膽請求獻舞,為娘娘賀壽。”

    周箮彤輕輕點了點頭,示意她開始。

    “南蠻世子來賀壽!送九轉雪蓮一朵!”

    只是這魯清雪還沒有上臺,就被司禮監這一聲打斷。

    聽到這,下面眾人一片嘩然。殷帝臉色也變了變,風無言和水無落已經站了起來。

    “沒聽說這南蠻世子要來啊!”

    “就是啊,這西境不是局勢緊張嗎?”

    “九轉雪蓮!?就是那傳說中的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九轉雪蓮?”

    “這可是藥材之王,極品中的極品啊!”

    風昀好看的眼睛瞇了起來,看著在人群議論中逐漸靠近的黑色身影。

    阿部狁崇一襲黑色華服,是那種南蠻特有的服飾。發型還是一如既往的半散半扎,左邊和著紅繩編了小辮子。

    雖皮膚偏黑,但絲毫不影響他棱角分明的輪廓與精致的五官。

    不得不說,這阿部世子長得還真是獨特的好看。這不一會兒,就吸引了很多世家小姐的目光。

    “狁崇?!阿部狁崇?”殷華月看到來人,不由得一驚。原來如此,自己居然絲毫沒有察覺。

    “阿部狁崇拜見殷帝殷后,不請自來陛下不會見怪吧?”

    阿部狁崇這話說的天衣無縫,現在兩國還沒有撕破臉,殷帝就算介意也不能說。

    “世子說的哪里話啊?你能來,朕高興還來不及呢。怎么會見怪啊?來人,上座。”

    阿部狁崇笑了一下,然后抱拳道: “謝陛下,那我也不客氣了哈哈哈。”

    說著他就大馬金刀的坐了下來,就在殷華月他們對面。

    似是注意到有目光盯著自己,阿部狁崇抬頭,正巧看見殷華月一桌八個人齊刷刷用怪異的目光看著他。

    他狐疑了一會兒,抬起酒杯,對著殷華月敬了一杯酒。

    殷華月皺了皺眉,回敬一杯,沒再看他。

    這時,被曬了許久的魯清雪才尷尬的上臺。看著她尷尬的模樣,惹了不少世家小姐的冷嘲熱諷。

    “你看她,還不下來呢。”

    “呵呵,這種人還妄想飛上枝頭變鳳凰呢!”

    “我沒記錯的話,這是尚書府的庶女吧?”

    “呵……一個庶女罷了,哈哈哈。”

    魯清雪袖里的拳頭緊了緊,哼!說吧說吧,你們現在嘲笑我,無非就是羨慕嫉妒。總有一天,我會成為真正的鳳凰。

    不得不說,這魯清雪比起魯清清還是有幾分聰明的。能忍,只要她今日上了這臺,憑她那張臉怎么說也能撈個什么夫人當當。

    殷華月只是朝臺上瞥了一眼,這些人怎么爭怎么斗都與她無關。只要不惹到她身上,她們愛怎樣怎樣。

    這不,魯清雪才剛開始跳,就吸引了幾位公子的眼球。只見他們那如狼似虎目光似是冒起了幽幽的綠光。

    這魯清雪確實乍一看清純可愛,跳起舞來竟如此妖嬈撫媚。

    這才不跳到一半,就有人朝魯尚書那邊走去。

    “哈哈哈,魯尚書真是生了一個好女兒啊!在下離城城主,不知令千金芳齡幾許,可有婚配啊?”

    “小女今年十八,一直待字閨中啊!”

    魯尚書也立馬對來人回禮,哈哈大笑。

    “小兒對令千金甚是歡喜,不知魯尚書可有此意啊?”

    “這……需得問過兩個孩子意見。”

    “哈哈哈,魯尚書果然乃性情中人,爽快!”

    “嘖嘖嘖,好手段吶。”殷華月不禁咂舌,一副看戲的表情。

    她悄悄轉頭看向殷華君那桌,只見她那位好三哥如沒事兒的人一般與同桌的人飲酒看戲。

    怎么?不出手嗎?怎么可能呢?

    殷華月輕輕抿了一口酒,收回了目光。

    “啊!!!”

    忽的下方的宴席桌中傳來一聲驚慌失措的尖叫。

    “火……火!著火了啊!!!”

    望著下面燃氣烈火的木桌,以及手忙腳亂救火的人。

    殷華月眉頭狠狠的皺了皺,是她大意了,沒想到她布置的宴桌反而成了最致命的武器。

    隨著火勢蔓延,一批黑衣人從天而降。

    “刺客,保護皇上。”

    人群瞬間散開,亂作一團。他們尖叫著,跑著,哭著,就像沒有指揮頭領的蜜蜂般到處亂轉。

    禁衛軍立馬沖上前來,與刺客打得不可開交。

    “無言,帶父皇母后走!無落,保護小簡和盈盈 !”

    “殷兒?!”周箮彤急急的喚了一聲。

    “母后,走,先走,我沒事兒。”說完,她走到高處。

    殷華月著急的看了眼來勢洶洶的黑衣人又增加了一批,轉頭對風昀道:“風昀,你去截殺黑衣人,只怕他們還在增加。”

    “可是你……”風昀頓了頓,他回來就是來保護她的啊!

    “快去,我這里有燈荇。”

    見他還不動,殷華月推了他一下“去啊!”

    “你自己小心”他迅速說完這句話就加入戰斗。

    風昀一來,刀刀致命。那黑衣人如何是他的對手對手,九軍統帥,白衣修羅可不是浪得虛名。

    只見風昀眼神凌厲,所到之處,血肉橫飛。那溫暖的血液在空中劃出一道道弧圓,有些不經意的飛濺到風昀白皙的臉上。

    可他眼睛都不帶眨一下,此刻,他仿佛真的化身修羅。從地獄走來,殺人……毫不留情。

    那些刺客節節敗退,才意識到不對勁。

    “你……你是?!”

    “答對了,不過可沒有獎勵哦!”風昀的聲音似是如平日一般好聽,但語調冰冷,不帶一絲感情。

    那黑衣人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風昀一劍封喉。

    他不屑的踢開腳邊的尸體,目光像看死人一樣的看著眼前還活著的黑衣人,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

    “死……”

    “啊!!!”

    而另一邊,暗中一支冷箭悄然對準了殷華月。

    望著眼前的一切,暗中的人不禁無聲的笑了。

    殷華月,去死吧!

    “嗖。”是利箭離弦的聲音。

    “公主小心啊!”與殷華月一樣正在疏散人群的燈荇突然大喊一聲。

    “噗嗤!”是利器刺穿皮肉的聲音。

    一瞬間,這個世界像突然失去了聲音一般。殷華月望著混亂不堪的場面,聽不到任何一點聲音。

    “公主!!!”燈荇立馬奔她而來。

    殷華月驚愕的回頭,一臉不可置信。怎么可能?!

    “煙煙!”

    殷華月一把扶住她身后的煙煙,一摸手里一大把溫熱鮮血。

    是煙煙幫她擋住了那支箭,怎么會是煙煙啊?為什么是煙煙?

    說實話,殷華月雖來自文明高度發達的現代,但她從來沒有殺過人,從來沒有見過真正的人血淋淋地躺在自己懷里。

    “煙煙!煙煙!”

    “公主。”煙煙的聲音很虛弱,許是那毒太霸道,不過分分鐘就讓煙煙嘴角溢滿了黑色的血。

    “煙煙,你說什么?”殷華月聽不清楚她說什么,就把耳朵附到她嘴邊。

    “公主,煙……煙煙求求你,不要……不要殺了三殿下……求您……保他!”

    煙煙仿佛是用盡所有的力氣,才從牙縫里艱難的擠出這么一句話。

    “好,好……我答應你,煙煙,煙煙你別說話,不會有事的,你信我。”

    殷華月說話有些語無倫次,她顫抖的手緊緊握著煙煙的手。

    三殿下……煙煙不悔,煙煙愛著您啊!

    卻見煙煙對著她淡淡的笑了笑,那手忽的垂落下去,就再也沒有抬起來過。

    “煙煙……煙煙!”殷華月抱著煙煙的雙手徒然縮緊。

    暗中的殷華君根本沒料到煙煙會出來擋箭,“撻。”的一聲,他的弓落在地上。

    “煙……煙煙……煙煙。”他踉踉蹌蹌的走出來,連滾帶爬的爬到煙煙的尸體旁邊。

    他伸手輕輕撫摸那張熟悉的容顏,他以為,他對她是沒有感情的。她明明只是兮兒的替身罷了。

    可是為什么?自己這么難過,這么心痛,痛到快要不能呼吸了。

    “煙煙啊,別睡了,起來了。我的煙煙啊……”他搖搖煙煙的尸體,不見任何動靜,突然站起來發狂的吼道:

    “我讓你別睡了聽到沒有?!你給我起來啊!起來啊!!!”

    “殷華君!你夠了!”

    殷華月惡狠狠的看了殷華君一眼,一把拎起他的衣領,朝他吼道:

    “煙煙死了!她死了!是你害死她的!是你親手把她推向地獄的啊!你怎么不去死?!”

    殷華君突然瘋瘋癲癲的笑起來:“對,她死了!是我害死的。你們這種人懂什么?你是高高在上的帝女,我的公主殿下,你什么都不懂!”

    “你給我閉嘴!”殷華月也不知是哪來的力氣,一拳砸向殷華君。

    “哈哈哈,打呀,你打呀!打死我啊!”他被打倒在地,吐了一口鮮血,瘋瘋癲癲的笑得癡狂。

    嗡——

    殷華月耳邊突然傳來一陣尖銳的聲音,伴隨著的是快要炸裂般的頭痛。

    “唔!”不知道為什么,她一口鮮血就吐了出來。

    眼前的一切變得搖搖晃晃,模模糊糊。突然,她什么都看不見,什么都聽不見了。

    “公主!”

    看著她倒下,燈荇手忙腳亂的去接住她。怎么叫都沒有反應,燈荇探了探她的鼻息正常,才松了口氣。

    “殷殷怎么了?”風昀一回來,就從燈荇手上抱過殷華月,一臉擔心。

    燈荇搖搖頭,示意公主沒事兒。

    “煙煙,我們回家好不好呀?回家嘍!”

    只見殷華君踉踉蹌蹌的抱起煙煙就要走,燈荇剛要上前阻止就被風昀攔住了。

    “隨他去吧。”
w66利来官网登录 - w66利来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