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風華冊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第二十九章 終是癡情可憐人
    “煙煙,我們回家。我們回家,我娶你,煙煙。”

    殷華君一路走得踉踉蹌蹌,口中呢喃不清的念叨著這句話。

    “煙煙,到了啊,到家了,你到家再睡。”

    “三皇子殿下”

    殷華君直接無視了一眾宮人行禮,抱著煙煙就朝內殿走去。

    “三……”屈年才說出來一個字就被殷華君打斷。

    “屈年,快,讓人準備喜服……我要和煙煙成婚。”

    他貪戀的輕輕撫摸著煙煙冰冷的臉龐,見屈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就朝他吼道:“去啊!!!”

    “是!”

    殷華君輕輕拭去煙煙嘴角暗紅的血漬,她那被鮮血染紅的白衣看得他格外刺眼。他皺了皺眉頭,朝身邊的丫鬟吩咐道:

    “去,準備熱水 ,給皇子妃沐浴。”

    “是……是。”

    那丫鬟看了殷華君懷里血淋淋的煙煙,不禁哆嗦了一下,顫顫巍巍的離開了內殿。

    “小春,你說三殿下這是怎么了?抱回來一個血淋淋的女人。”

    “我悄悄跟你說啊,那個女人,像極了七公主。”兩人一邊準備熱水,一邊輕聲交談。

    “惜寧公主?!”聽到這兒,另一個宮女也圍上來。

    “可那惜寧公主不是早就死了嗎?”

    “難道……是厲鬼回來鎖魂了?!”

    “別胡說,快些準備吧!”

    幾個丫鬟回頭,看到冷不丁站在她們后面的殷華君,不禁嚇了一跳。

    “我讓你們來準備熱水,你們在干什么啊?!”他發狂般的朝那幾個丫鬟嘶吼。

    “三殿下饒命,饒命啊!”幾個丫鬟瞬間就跪了下來,不斷磕頭求饒。

    三殿下瘋了,沒錯,瘋了。她們可能會死,會被眼前這個瘋子殺死。

    她們顫抖著跪在地上,冷汗浸了一頭。驚慌失措的眼淚不受控制的滴落在地上,她們大氣不敢出,生怕一個不小心惹怒了眼前的瘋子。

    “滾,都給我滾,滾啊!!!”

    殷華君舀起熱水就往她們身上潑。

    “啊!!是是。”

    幾個宮女如逃命般跑出殿外,連滾帶爬,一刻也不敢多停留。

    惜緣殿掛上了火紅的花結,窗上貼滿囍字。擺好的陳皮,桂圓,花生。輕輕搖曳的燭火,還有正殿內那巨大的囍字。一切仿佛就像真的婚禮一樣紅紅火火。

    煙煙穿著血紅的喜服,坐在那兒一動不動。殷華君輕輕掀開她的蓋頭,拿了一杯酒道:

    “煙煙,你看,我布置的新房好看嗎?來煙煙我們喝交杯酒。”

    他把酒杯湊到煙煙嘴前,又忽然停住了。

    “啊!我知道了,你是不想喝酒。餓了吧?那我給你拿塊糕點好嗎?”

    煙煙才剛死不久,這梳洗打扮出來確實跟個大活人無異。

    他拿了糕點湊到她嘴前,她還是一動不動。殷華君不可置信的笑了笑,扔了糕點,捧起煙煙蒼白的面龐。

    “煙煙,不要鬧了好不好?你看,我娶你了啊!你看看我,睜開眼睛看看我啊。”

    殷華君一邊說著,眼淚就噼噼啪啪的往下掉。

    “你看看我好不好?煙煙,你不是愛我嗎?那你看看我啊!”

    殷華君的語氣近忽祈求,他跪倒在她面前。可不管他怎么呼喚,怎么搖晃煙煙。她都不會再醒來了,在他面前的……不過是一具冷冰冰的尸體。

    風昀把殷華月抱回風華殿后,她就一直沒清醒。嘴里不清不楚的說著些什么他聽不清楚,但殷華月表情不太好。

    整個人眼睛是閉著的,但眉頭緊鎖。就像掉進了噩夢一般,她死死抓著風昀的手沒有放開。

    “殿下……殿下這是怎么了?!”燈荇在一旁急得團團轉。

    “燈荇,你下去吧,殷殷她可能累了我照顧她。”他擺擺手,示意燈荇下去。

    殷華月確實在做一個奇怪的夢,但又不像夢,無比真實。

    殷龍歷501年——

    那時候,殷華月還只有十一歲。她身邊總圍著個十歲的小姑娘,這人乍一看與煙煙無比相似。

    沒錯,這就是幼年時期的七公主,惜寧公主——殷華兮。

    殷華兮自幼不受皇帝喜愛,總被其他人欺負,就連宮里的丫頭婆子都瞧不起她。

    只有殷華月愿意保護她,找她玩耍。去揍那些欺負她的人。哦!還有一個殷華君對她也甚是關心。

    不知是什么原因,小時候的殷華月只知道殷華兮的母親是最不受寵的西庶美人。

    長年被囚禁在冷宮,不見天日。就連殷華兮也是乳娘撫養長大,那時,帝王不愿意讓皇后撫養這個孩子。說是晦氣,臟了皇后的手。

    帝王最是寵殷華月,對待其他孩子也挺好。但對殷華兮,仿佛就是在對待一個敵人。

    他不許她出殿門,只要是做錯一點點小事就會被重重懲罰。

    從小她就羨慕那些可以去帝國書院的皇子公主,每天,只要殷華月偷偷翻墻進來找她。

    給她講外面的事兒,給她帶好吃的,新衣服。就算殷華月被帝王發現了,帝王也不忍心責罰她。

    后來殷華兮滿十歲,按大殷皇族舊禮,皇子公主滿十歲便要冠以封號與封地。那是她第一次被允許走出自己的殿門。

    可她的受封典禮也是極其帶有羞辱性的。殷華月封號天齊,寓意風華無雙,與天同齊。封地也是所有皇子公主中最多,最富饒的地方。

    大殷共有七十二城,一般皇子公主受封乃兩城。當年太子受封七城,已經很讓天下震動了。

    而殷華月當年受封的乃是十二城,更讓天下人明白了這天齊公主是何等的尊貴。

    可到了殷華兮這兒,帝王卻只封了一城,封號也是極其令人不堪的。

    她封號惜寧,寓意息事寧人,珍惜他施舍給她所得到的一切。讓她安安分分做人做事。

    這樣的封號,可謂是非常讓人難堪了。而那一城的封地位于大殷邊境,那里貧窮破敗,環境惡劣。根本就是流放犯人的好地方——圭城

    可當時的殷華兮天真爛漫,哪里管這些,這是開開心心的告訴殷華月這些。

    典禮過去后不久,殷華月又偷偷去找殷華兮,卻目睹了她永遠也不會想到的一幕。

    殷華兮本來就不受寵,殿的位置又偏僻,殿里根本沒有幾個人。現在還恰巧都不在。

    “三皇兄……你?!”

    整個惜寧殿內只有殷華兮與殷華君兩個人,殷華君雙面泛紅像是剛剛喝了酒。

    “兮兒……我的兮兒,我喜歡你啊!”面對殷華君的節節逼進,殷華兮有些語無倫次的道:

    “三皇兄你……你醉了,我們是兄妹啊!”

    “什么兄妹,我才不管。兮兒……她們欺負你,我就殺了她們!”

    “不……不!你不要過來。”

    殷華兮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他一邊搖頭,一邊驚恐的后退。

    “啊!!!”

    殷華君居然一下子撲了上來,把殷華兮按倒在床上。

    “不……不要啊!”

    “斯拉——”

    是衣服被撕扯爛的聲音,一陣一陣絡繹不絕。

    “兮兒,我是愛你的啊!”

    殷華兮一臉驚愕,連忙用雙手擋在胸前。她驚得說不出話來,害怕的眼淚無聲無息的流了一臉。

    可殷華君反手一握,那一片春光就盡展現在他眼前 。他貪婪的撫摸這這片春光,全然不顧殷華兮的反抗。

    他突然附下身來吻她,鋪天蓋地的吻讓她快要窒息。他輕輕拭去她眼角的淚,柔聲道:

    “乖,不疼的,一會兒就好啊。”

    殷華兮瞪大了雙眼,驚恐的搖頭。“不……不要,三皇兄,求求你不要這樣。求求你放過我吧!”

    可殷華君此刻就像入魔了一般,全然無視殷華兮的驚恐。他忽的身體向前傾。

    “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疼痛傳來,殷華兮一瞬間只覺得腦子里的弦突然斷了。她一下子變得雙目無光,眼神呆滯。就像個提線木偶般,任由身上的人擺布。

    沒錯,當年殷華月進來就恰巧看到了這一幕。

    她來不及尖叫出聲就被殷華君打暈了,而殷華君此刻才清醒過來。看著一片狼藉的床,與床上那衣衫不整的人兒時。

    他如五雷轟頂般怔住了,隨后雙手顫抖的他居然跑了。

    待侍衛趕來時,看到的就是滿地狼藉。倒在門口的殷華月與那趟在床上衣衫不整,一動不動仿佛死去般的人。

    屋子里充滿了曖昧的味道,再看到那床上的一攤血時,帝王什么都明白了。

    他氣得全身發抖,指著那如死人般的殷華兮吼道:

    “我皇室不幸啊!這個逆女!拉出去砍了!!!”

    “皇上……”與他一同來的周箮彤于心不忍,剛要勸說就被殷帝打斷了。

    “皇后不必再說了,朕意已決,拖出去!”

    可見,這殷帝是有多討厭這殷華兮。不問緣由,直接斬殺。

    “是。”

    帝王看都沒看她,而是一把抱起地上的殷華月,一臉心疼與焦急的走出來惜寧殿。

    后來,在問斬時。關在牢里的殷華兮卻失蹤了,帝王也不想多管,對外也就宣稱她已經死了。

    翌日——

    “殷華君!你可知罪!”

    殷帝重重的把奏折摔了一地,昨日一事過后,朝堂上開堂審殷華君。

    殷華君哈哈哈大笑,不屑的看著高位上的男人。

    “我認罪,殺了我吧!來呀!殺了我啊!哈哈哈哈。”

    “你!好你個逆子!”殷帝氣得坐在龍椅上。

    殷華君突然抬頭,惡狠狠地道:“殷策,當年若不是你不分青紅皂白的就要斬殺兮兒。怎么會有今天的事啊?!沒錯,當年的事,是我做的,我做的。哈哈哈,怎么樣,殺了我吧!!”

    殷帝狠厲的盯著殷華君,冷冷的道:“三皇子殷華君,犯上作亂,謀逆朝廷。即刻起,剝奪爵位封地,明日午時三刻問斬!”
w66利来官网登录 - w66利来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