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風華冊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第三十章 風波漸息風雨靜
    “哈哈哈哈,殷策,你不得好死,哈哈哈哈。”

    殷華君被拖了下去,一路狂笑。

    “兮兒?!”

    殷華月一下子從夢中驚醒,滿頭大汗。

    “殷殷?!”

    看到她醒過來,風昀驚喜極了。

    “風昀,殷華君呢?!”她一下子急急抓住風昀的手就問殷華君的下落。

    “昨日朝堂大審,今日午時三刻就要問斬了。還有一個時辰左右。”

    “問斬?!不行,他不能死。我答應過煙煙的,他不能死。我們去刑場。”

    殷華月作勢就要起來,有些手忙腳亂的。風昀立馬按住了她要起身的動作。

    “殷殷,圣旨已下,不可逆轉,不要讓陛下為難。這一切,都是他罪有應得。”

    “可是……”

    “好啦!你看煙煙那么喜歡殷華君,就讓他去地府給煙煙做個伴,好嗎?”

    他輕輕撫著她有些蒼白的小臉,一臉的心疼。

    殷華月頓了頓道:“免死金牌。”

    “什么?!”風昀一驚。他當然知道殷華月有三塊免死金牌,可……那時危機時候用的。這用在殷華君身上不是浪費了嗎?!

    “殷殷,你可不要干傻事兒啊?這不值得。”

    殷華月轉頭堅定的看著他道:“這世上哪有什么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我答應過煙煙,就一定要做到。風昀,我不想我變成言而無信之人,即便是對死人。”

    馬車轱轆轆的行駛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外面依舊熱鬧無比。可殷華月的心卻沉了半截。

    一路上,兩個人都沒有說話。有的,是死一般的沉寂。

    殷華月在想那個夢,不,準確的說那應該不是夢。而是那位大殷帝女的記憶。

    可是為什么會出現在她腦海中?這一下,她幾乎有了原主一半的記憶。

    她記得,當年那件事過后帝女生了一場大病。醒來就已經不記得那天殷華兮殿里的所有事情了。

    可即便如此,殷華君還是不放心,一心想置她于死地。

    那個時候,殷華兮該有多絕望。有多恨殷華君,可那個時候的自己居然什么都沒有做。

    她不由得緊了緊拳頭,說實話,她并不認為殷華君這種人該救。但是,她承諾過煙煙。

    風昀看她變來變去的表情,溫暖的大手輕輕搭上她的手背,示意她不要想太多。

    刑場周圍圍滿了人,議論紛紛。今日的太陽格外毒辣,狠狠的朝地面撒來。蒸得地面似是冒起了青煙,那刑臺上準備行刑的官員也都熱得滿頭大汗。

    今日行刑的主官就是英九如,英大人。

    刑場最中央殷華君青絲凌亂,衣衫不整。那白色囚衣沾滿了污漬,現在的殷華君,哪里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三皇子。

    待殷華月趕到時,距離行刑還剩不到一炷香的時間。

    “臣等參見天齊殿下!”見殷華月下馬車來,那些個大臣就跪了下來。

    “天齊殿下?”

    “是咋們的公主殿下。”

    “叩見公主殿下!”

    “起來,起來,你們都起來吧!”殷華月急急的叫那些人起身,然后走向英九如。

    “英大人,我想單獨與三皇兄說幾句話。”

    “公主請。”英九如給她讓出一條道。

    “怎么?公主殿下是來看我笑話的?來看我怎么死的?”

    殷華君抬頭,笑得一臉不屑。

    殷華月嘆了口氣搖搖頭,蹲下來輕聲道:“三皇兄,我答應了煙煙要保你無恙。”

    殷華君頓了頓不說話:“你拿什么救我?”

    “我有免死金牌,我能救你,現在我就帶你走。至于父皇那邊,我自己會去解釋。”

    殷華君驚訝的看著她,好一會兒沒說話。

    “殷兒,對不起。”殷華君突然來了這么一句。

    “什么?”殷華月一愣。

    “你走吧,不要把免死金牌浪費在我這種人身上。我該死,我傷害了兮兒,害死了煙煙,還想殺了你。”

    “可是……”殷華月還想說什么,卻被殷華君打斷了。

    “殷兒,走吧。讓我下去陪煙煙,讓我下去贖我的罪。答應我,快走吧。”

    殷華君看了風昀一眼,風昀會意點點頭,過來拉起了殷華月。

    望著她,殷華君閉上了眼睛。一滴淚水無聲的落下。

    “時間到!行刑!”

    “哐當”隨著行刑令牌落下,劊子手舉起了寒光閃閃的大刀。

    “殷殷別看。”風昀眼疾手快的蒙住了她的眼睛。

    殷華月雙眼雖然被蒙住,但是她可以想象。殷華君人頭落地,血濺三尺的畫面。

    殷華月整個人抖了抖,風昀趕緊抱住了她。“我在。”

    “嗯……”

    殷華君最終還是死了,殷華月向殷帝求了情。合葬殷華君與煙煙,讓他們以三皇子、三皇子妃的身份入了皇陵。

    三天后——

    “事情這樣結束,真的像做了一場大夢。”

    殷華月望著涼亭下那兒嬉戲魚兒,有些感慨的道。

    “娘子,感慨人生呢?”風昀托腮望著她,好笑的道。

    “哎,對了,風昀你還要去邊關嗎?”

    她突然轉過頭來,眨眨眼盯著他問。

    這突然被九華第一美人兒這樣盯著看,風昀呼吸突然呼吸一滯,不自然的別過頭。

    “你……你別這樣看著我,我會害羞的。”

    “噗,哈哈哈。你還會害羞呢?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啊?”殷華月好笑的看著他。

    “哎,你別打岔,我問你話呢!”

    風昀捏捏殷華月的小臉,輕聲道:“我當然要去啦,戰事未了,我如何能在這帝都安然度日呢?”

    “那我舍不得你怎么辦?”殷華月反過去捏風昀的臉。

    “我打完仗不就回來了?待你冠禮我便回來了好不好?”

    “好吧!”殷華月笑笑,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困了?也到午睡時間了,去睡會兒吧?”

    “好,那我去了。 ”殷華月一邊打哈欠,一邊揮揮手朝內殿走去。

    風昀搖搖頭,看著小丫頭的背影,不禁失笑。

    “殷華月同學……恭喜你歷經此事磨礪了心性,現在是領取獎勵的時候了。”

    “谷曉教授?!”

    殷華月這才進入內殿剛剛躺下就聽到谷曉的聲音,一下子驚得從床上跳起來。

    “這……這怎么回事?!不是說這是一個真實世界嘛?怎么跟打游戲似的?”

    “咯咯咯”那邊的谷曉笑了一下,隨后道:“這確實是一個跳出太陽系的位面,不是虛擬世界也不是游戲世界。

    這獎勵是本來就設置好的功能,是給最先得到試煉的人。恭喜殷華月同學了。”

    “那獎勵是什么?”

    “是一個類似隔空取物的東西,只要是你能想象到的物件,不管是現代的還是這個世界的,都可以取出來變成現實。”

    殷華月內心一喜,這不就是個大bug嘛?

    “殷華月同學,你們所在的那個時空對年齡有限制。我們過不去,這也是僅此一次我聯系你們的機會。

    希望你好好利用這個獎勵,還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若是你們中的任何一個人死在那個世界……便是真的死了,你明白嗎?”

    殷華月一驚,真的死了?!真的會死人。

    “好,我明白。那……這個什么獎勵,我怎么領?”

    “看你的額頭。”

    殷華月立馬跑到鏡子前面,撩開額前細細的劉海。額頭最中央,一個鳳凰形狀的紅色印記格外顯眼。

    就像古代女子的花鈿一般,這一枚紅印倒更是給殷華月這張美到人神共憤的臉又提高了幾個美度。

    不得不說,這下,更漂亮了。

    “殷華月同學,這枚印記類似花鈿。不易惹人懷疑,只要你不身死神滅,這系統會一直跟著你,由你支配。

    還有一件事,我和寒霄教授發現這個世界可能有別的穿越者。”

    別的穿越者?殷華月頓了頓“什么意思?”

    “就是說除了你們幾個以外的,別的人。既然我們能用科技讓你們到達那里,那又怎么能保證,其他人不會用別的技術到達那里呢?

    你們要小心防范,一旦發現就地消滅。我不說你也應該知道,你所處的那個時代是冷兵器時代。若是穿越者和你們一樣是學生還好,若不是,那就嚴重了。請你務必引起注意。”

    “好的,教授,我明白了。那教授……教授?”

    說完那句話,谷曉的聲音就消失了,走了嗎?殷華月坐在床上,托腮思考。這么說,和我一起過來的那些人我最好還是把他們找回來,還要保護起來?

    而且,那幾個討厭的就算再討厭也不能見死不救了是嗎?

    不過……我殷華月也不是沒有底線的,若是真的惹毛了我,就算他們死在這兒我也不會救人。

    殷華君事件過去后,皇宮宴廳有待修繕。很多人的生活也恢復了正常,只是,有人歡喜有人悲。

    蕓妃娘娘聽說自家兒子被斬了以后就突然得了失心瘋,整天瘋瘋癲癲。看見別的皇子就拉著叫君兒,無奈之下殷帝將她送去了靜心寺,讓人好好照顧她。

    到底也是個可憐的女人,失了孩子又沒了寵愛。

    殷華月給皇后送了一雙自己縫制的襪子,就像現代的襪子一樣。古代的襪子太過繁瑣,而且還不保暖。

    但是皇后收到她的禮物,別提多高興了。

    趁著阿部狁崇還在帝都,殷華月就把絲綢之路的事情提上了日程。

    此時朝堂上一片沉默,眾大臣都驚訝于天齊殿下的發言。

    “陛下,臣以為此事不妥。這自古以來,士農工商的順序怎么能亂呢?這天齊殿下所說的絲綢之路設想雖好,但實行恐怕沒那么容易。”

    殷華月一怔,這些個老頑固。她扭了扭脖子,就準備開懟。
w66利来官网登录 - w66利来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