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風華冊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 大將的軍生辰禮
    “燈荇,去叫一下大哥、二姐、五哥、八妹、九弟、十弟。”

    殷華月雙手捧著滿滿的菜盤子,艱難的露出個頭吩咐燈荇。

    “好的,公主。”燈荇高高興興的行禮出了殿門。

    圓木桌不算大,但一家人十五六個來個剛剛好。

    今天沒做火鍋,最中央是那個漂亮得無法形容的蛋糕。都是些家常菜,但都是殷華月親自下廚做的。

    “陛下娘娘駕到——”

    殷華月才剛剛把菜盤子擺好,小陰子尖尖的聲音就從殿外不遠的地方傳來 。

    “父皇,母后,你們來了?”

    殷華月小跑上去,挽住兩個人的胳膊,笑得一臉明媚。

    “哈哈哈,好啊,你這個丫頭。”殷帝寵溺的刮了一下殷華月的鼻頭。

    “二公主到——”

    “九皇子到——”

    隨著外面通報的聲音響起,人都來得差不多了。

    “兒臣見過父皇!”九皇子殷華陽才十三歲,對著殷帝行了禮就迫不及待的往殷華月身邊湊。

    “六姐姐,六姐姐,最中間那個是什么啊?”

    他說著就要拿手去碰,殷華月一把打掉眼前不安分的爪子。“不許弄啊,這個得讓壽星來切。”

    “啊,這樣啊!”殷華陽一臉委屈巴巴的看著她。

    他最喜歡六姐姐了,漂亮聰明,還有好多好玩兒的花樣。

    殷華柔行禮打了招呼后就進廚房幫忙去了。

    大皇子殷華臨穩重和藹,正領著不足八歲的十皇子殷華礫。

    人都到齊了,菜也齊了。就今天的主角還沒來。

    “哈哈哈,想不到走之前我還能在帝都過個生辰。”

    風昀一臉玩世不恭的從房有笑。蘇簡、唐盈、殷華煜、水無落則加入了奶油大戰行列厘。

    整個風華殿庭院燈火通明,奶油紛飛,眾人言笑晏晏。

    “哈哈,抓到了吧?”

    風昀是習武者,這速度自然是殷華月比不了的。他一躍就到了殷華月面前,大手直接將她兩只纖細的手腕提了起來。

    殷華月不服氣的撇撇嘴,要是我也會武功……哼!

    這件事過后,她深深的明白了會武功的重要性,也發誓一定要學會武功。

    “啪”

    風昀二話不說就把奶油扒拉在殷華月絕美的臉龐上,殷華月瞬間炸毛了。

    “風昀,看招!”她直接把手中的蛋糕一塊兒朝風大將軍扔去。

    奈何大將軍武功了得,這一次……沒中。

    風昀低頭看了眼蛋糕,然后抬頭,笑得一臉不懷好意。他果斷的扔掉蛋糕,快速來到殷華月面前,俯身就吻了下去。

    “風……”

    “噓,別說話。”

    風昀聲音輕輕的,卻極其好聽,就像她第一次聽到的那樣。如清泉擊石般悅耳,如三月春風般溫暖。

    他低頭,居然慢慢舔舐起殷華月臉上的奶油。殷華月整個人瞬間僵了一下,她好看的雙眼看著他,袖中的手不由自主的緊了緊。

    “真甜……”

    好一會兒,殷華月才紅著臉推開他。拿出手帕,假裝嫌棄的擦臉。

    “噗。”看她那樣,風昀不由自主的輕笑出聲。

    “丫頭,陪我坐坐。”他到荷花池邊的草地上坐下,拍拍旁邊的空地,示意她坐下。

    殷華月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坐了下來,一臉憤怒的看著他。殊不知,這一表情,可把風大將軍萌壞了。

    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捏了捏殷華月手感超好的臉。

    兩人就怎么互相依偎著不說話,但很多東西無需言說,像這樣……便好。

    月光靜靜撒落,照亮一方天地,撥開一方水土。它的倒映在水中輕輕蕩漾,給世間點亮一片清明,靜若琉璃。

    良久,風昀才有些晦澀的開口:“丫頭,能再給我唱首歌嗎?”

    “你想聽什么?”殷華月抬頭,眨眨眼問他。

    “想聽我沒有聽過的,想聽你專門唱給我的。”

    他低頭看著她,眼中的深情毫不掩飾。他目光溫柔,溫柔得仿佛要溢出水來。他的愛熱烈、深沉卻不易言說。

    “好。”殷華月輕輕一笑,清了清嗓子。

    “狼煙風沙口,還請將軍少飲酒,前方的路不好走,我在家中來等候……”

    這首歌很多人都知道,是很多年很多年以前流行過的歌,此刻用來形容風昀與殷華月兩個人卻無比的貼切。

    殷華月唱著唱著,很多思緒便涌上心頭。曾經,沉迷于追劇的她多次吐槽與那些電視劇、小說,男女主感情進展快,毫無厘頭,甚至莫名其妙。

    曾經無數次,覺得那些劇情狗血。也不曾相信過什么一見鐘情,再見傾心。世上渣男千千萬,張得帥的占一半。

    她曾經害怕情傷,所以不談戀愛 也不敢想。她從來不相信有什么真愛,小說電視劇都是騙人的。

    可到自己此刻經歷才明白,原來……一見鐘情是真的。

    原來……喜歡一個人真的沒有什么規律,不需要什么理由。也不需要考慮進度條,喜歡這東西……它就好像莫名其妙,突然之間就出現了。

    她與風昀相遇又何嘗不是緣呢?為什么她就不可以堂堂正正的,放下心的去嘗試喜歡一個人呢?

    無論劇情是狗血還是瑪麗蘇,對于風昀和自己,她都喜歡。

    殷華月從未想過,有一天居然活成了她曾經無數次吐槽的狗血劇情女主角。不過……這種感覺真的很好,她喜歡。

    “可愿柳下走,還請將軍少飲酒,前方的路不好走,我再去家中來等候——”

    殷華月唱完最后一句,看著風昀,不由自主的潸然淚下。

    “風昀,我真的……好喜歡你啊。”

    “你說什么?”她的聲音極輕,若不是風昀這種從小聽力異于常人的好,肯定聽不見。但他還是裝模作樣的又問了她一遍。

    “沒事兒,我說我有禮物送給你。”殷華月突然就笑了起來,笑得仿佛月光都柔和起來,水中的魚兒也雀躍起來。

    所謂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也不過如此。

    “哦?殷殷要送我什么呀?”風昀還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笑瞇瞇的問她。

    只見殷華月不知從哪兒拿出一個荷包。

    “荷包?”風昀有些狐疑的問她。

    “當然不是。”殷華月笑了笑,示意他拉開看看。

    風昀就這么稀里糊涂的拉開了那個荷包,瞬間……大霧彌漫。而殷華月早早就跑到幾米遠的地方去了,風昀流著淚好不容易出來了。

    “咳咳咳,殷殷,這是什么?”他好奇極了,這煙霧刺鼻,濃郁,還催淚。

    “這是我送給你的臨時保命武器,我這兒有十個,都給你。若是遇到險情,就拉開它。如果來者氣勢洶洶,就把火折子扔進去,它就會‘彭’的一聲爆炸,怎么樣?”

    殷華月講得繪聲繪色,都手舞足蹈起來了,她覺得風昀應該是聽懂了。

    她總不能跟他解釋這是產生一系列化學反應的催淚瓦斯吧?
w66利来官网登录 - w66利来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