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氣堡小說網 > 限制小說 > 風華冊 > 章節目錄 第二卷 第四十九章 大將軍的鬼馬策略
    殷華月簡直要被氣死了,這個世界上玄幻了嗎?現在就差出來個異界大陸修靈者什么的了,這不是越來越扯了嗎?!

    殷華月煩躁的揉了揉一頭毛發,咋這么多事兒呢?!

    22世紀——

    滴滴滴——

    滴滴滴——

    a 市郊外一座白色大別墅的實驗里不斷發出這樣的聲音。

    “有人激活系統了?!”

    說話之人扶了扶金色的邊框眼鏡,平日儒雅的面龐有些激動得有些變形。

    “嗯……”

    寒霄似是也有著莫知名的激動,但是還是很冷靜的。

    寒霄: “是什么人激活的?”

    谷曉:“應該是殷華月同學,因為只有她一個人獲得了系統。而且她的身份特殊,說是萬萬人之上也不為過。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對于我們尋找那位有大幫助啊!”

    寒霄:“若是……不成功呢?”

    谷曉:“怎么會?!我相信殷華月同學,她可是有無限可能呢!”

    寒霄看了眼外面刺眼的陽光,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輕輕吐出了兩個字:“是嗎?”

    大殷西境——

    因為冠禮準備得急,還有些東西需要殷華月提前回去學習,殷華月和謝公便著急趕回去。

    “老師,保重!”

    風昀看見謝公,直接就半跪了下去。

    黃沙漫天的午后,無七軍駐地外幾里處,兩群人馬正在對峙。

    人馬正是風昀和六小將軍,殷華月,謝公以及奉命來迎接殷華月的人。

    “大將軍啊,你是大將軍,無需向我行如此大禮的。”

    風昀:“老師,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更何況,從小是您與陛下一起將我撫養成人的。”

    沒錯,風昀被殷帝領入皇宮后。其實大多數時候是交于謝公教養的,謝公無父無母,無子無女,孤身一人。自然把風昀視為己出。

    殷帝和謝公就如同他的再生父母,所以這大禮謝公自然受得。

    殷華月翻身上馬,朝風昀揮了揮手,便和謝公以及那些前來迎接的人一同策馬離開。

    風昀望著馬匹離去的方向,不禁淡淡的笑了笑。

    他正有些傷情的回頭,就看到唐笙歌那張放大的臉。

    風昀被嚇了一跳:“哎呀媽呀,你想嚇死我啊?!”

    唐笙歌正了正神道:“大將軍,到時候你真的打算把六小將軍,我,彌生全部帶回帝都嗎?那駐地怎么辦?那群蠻子要是趁機偷襲怎么辦?”

    風昀狠狠的拍了拍唐笙歌的后腦勺,算是報方才的仇。

    雖說上次兩個人有些不愉快,但好兄弟就是不管發生什么,只要不是觸及底線的大事兒,都可以在一瞬間冰釋前嫌的。

    “帶是自然都要帶回去的,不過……”他得意的看了唐笙歌一眼接著道:“我又不是傻,怎么可能不做任何措施呢?”

    唐笙歌木訥的點了點頭:“哦~”

    “哎!?不對啊,你這樣怎么做措施呢?!”

    唐笙歌一臉疑惑,又追了上去。

    風昀回頭好笑的看了他一眼,戲謔的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嘛!”

    唐笙歌:“故弄玄虛!”

    這天傍晚,三匹馬直奔南蠻駐地。那氣勢,那氣氛,看著就像是去踢館的。

    白馬在前,上面的絕色公子自然就是風昀了。兩匹顏色正常的馬一左一右在后,上面是唐笙歌和龍彌生。

    到達南蠻駐地前境,馬蹄聲漸漸慢了下了來。風昀甚至還在馬上哼起了小調,那白馬也極其配合的邁動輕快的步子。

    唐笙歌:“……”

    龍彌生:“……”

    兩個人太陽穴都在突突直跳,心想:這人怕不是來飯后散步吧?!!

    “來者何人?!!”

    突然,南蠻駐地陣營里出現了小隊人馬,劍拔弩張,質問風昀他們三個。

    風昀笑了笑,不輕不重的吐出兩個字:“風昀!”

    就這么兩個字,卻把對面那小隊嚇得臉色都變了。只見他們小心翼翼的退了幾步,那問話的人本來不確定。

    但看見唐笙歌臉色就更難看了,沒錯,他們大多數人都沒有見過風昀真正的樣子。但是他們見過唐笙歌,這個修羅的軍師也不是個省油的燈。

    “修、羅、修羅?!”

    “是修羅?!”

    “修羅啊啊啊啊?!”

    對面瞬間就炸開了鍋,那小隊人紛紛就跑沒影兒了。

    風昀了愣了愣,聳聳肩。這可不是我的錯。

    唐笙歌和龍彌生大眼瞪小眼,無奈的搖搖頭。哎!人怕出名豬怕壯啊!

    唐笙歌:“大將軍,他們都跑了。怎么辦?”

    風昀撅噘嘴道:“等著吧,能怎么辦啊?”

    又過了許久,對面駐地才摸摸索索的出來幾個人。

    “修羅?”

    來人說話的聲音磁性好聽,風昀一聽就知道是誰了。

    “阿部狁崇……”看到來人漸漸近了,風昀嘴角咧開一抹笑容。

    龍彌生在此之前并未見過阿部狁崇,卻說眼前騎著黑馬的男子一身南蠻特色的衣服。

    長靴短襖,身上還戴了些許細細的銀鏈。看著與自己那個時代古歐洲的貴族服飾有些相似。

    他頭發不似殷周之人的黑瀑布般,而是有點兒偏板栗色。頭發卷翹,左邊編了辮子。膚色略顯黝黑,但這份黑恰巧給他增添了一抹獨特的風情。

    別說,還蠻好看的。龍彌生托腮想了一會兒,點點頭。

    阿部狁崇好似真的不怕風昀,只身一人騎行來到了風昀面前。

    “修羅,別來無恙啊?”

    風昀笑瞇瞇的道:“世子最近可好啊?”

    阿部狁崇:“自然是極好的,不知……修羅今日到此是有何貴干?”

    風昀:“這個問題問得好,我是來告訴你一聲兒。十三日后便是我大殷帝女的冠禮,我需攜七小將軍及軍師與校尉回帝都。希望你不要在此時乘人之危。”

    唐笙歌:“咳咳咳……”

    唐笙歌太陽穴跳得更厲害了,他還以為風昀會有什么好辦法呢,結果呢?!居然主動跑來告訴人家,自己的駐地啥時候沒人?!這不是傻呢吧?!

    龍彌生已經切換成一臉生無可戀了,這大將軍不會是被人掉包了吧?!

    阿部狁崇:“哦!?帝女冠禮,我倒是不知。”

    風昀也不想多廢話,騎在他的白馬上悠哉悠哉的道:“你就說行不行吧,啊?”

    聽到這話,唐笙歌和龍彌生已經手扶著臉,沒法看下去了。哪有跟敵軍提這種要求的啊?!世界上到底怎么會有風昀大將軍這種人啊?!!

    阿部狁崇沉默了一會兒才出聲道:“好!我阿部狁崇做事兒堂堂正正,自然不會做這種小人之舉。為表誠意,我也會前往大殷,去向帝女殿下賀壽。”

    去給殷殷賀壽?!我看你是另有所圖。

    風昀皮笑肉不笑的道:“一言為定,希望世子不要食言才是。”

    阿部狁崇:“自然。”

    旁邊的唐笙歌和龍彌生直接看得一臉懵逼,這……就行了?!這到底是發生什么了?!

    “走啊。”

    風昀騎著自己的小白馬,有些疑惑的看著兩個愣在原地的人。

    唐笙歌/龍彌生:“哦!好好。”

    兩個人就這么懵懵懂懂的跟上了。

    “大將軍,這就行了?”

    路上,唐笙歌又忍不住發問了。要是他們不遵守承諾怎么辦?無七軍駐地何其重要啊?!

    風昀好笑的看著唐笙歌,騎個馬都能被他騎出一種外出旅游的感覺除了風昀沒誰了。

    風昀:“自然行了,不過……這只是其一。我若是這樣就走了,那我這么多年的大將軍當了個屁啊?!”

    唐笙歌趕忙拍拍胸脯,還好還好。不是他想的那樣,不然他非得操心死。

    龍彌生倒是一言不發,抬頭偷偷瞄了風昀一眼。風昀是何其敏銳,龍彌生的小動作自然逃不過他的眼睛。

    卻見風昀也看著他的眼睛,笑了笑。龍彌生卻是一愣,這個大將軍并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那樣簡單。

    他總覺得這位大將軍雖然沒臉沒皮,嘻嘻哈哈的。但是他好像從來沒有真正認識過他一樣,風昀……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究竟是如何長成這樣的呢?

    也不能說無父無母吧,這么多年。民間傳聞當年長公主和老公爺并沒有死,只是失蹤了 。

    可對于這些,風昀當真是一點兒也不曾聽到?也從來沒有想過去找,沒有想過去問殷帝問謝公問清楚嗎?

    如若不是,那只能說,這個人心思深沉得害怕。那他接近小月月會不會也是另有所圖,龍彌生突然被自己的這些想法嚇了一跳。

    他搖搖頭,自己怎么會有這種想法?準確的說是他不能想,也不敢想。

    回到無七軍駐地后,風昀便召集了所有小將領。

    風昀:“總之,你們只需要記住只要對面駐地沒動靜,沒有殺意。你們愛怎樣怎樣,一起吃火鍋都沒問題。

    若是……他們有什么動作,就立刻傳書給我。此外我會留下一羽掉軍令箭,到時候直接去離此地最近的萊城與蕪成調兵。

    還有,必要的時候可以用上龍校尉的那些東西。你們明白了嗎?!”

    “明白了!”

    “什么?我聽不見,大點聲兒!”

    “明白了!!!”

    風昀笑了笑:“好,下去吧。尹麟你留下一下。”

    風昀打發了所有人,只留下這個叫尹麟的少年。

    少年長相俊俏,眉與間一股英氣。整個人看起來正氣浩然。

    風昀笑瞇瞇的示意他坐下來問道:“尹麟,呢今年幾歲了?”

    尹麟:“屬下十八。”

    風昀:“到軍中幾年了?”

    尹麟:“五年了。”

    嗯……風昀托腮想了一會兒道:“我又另外的任務交給你。”
w66利来官网登录 - w66利来下载